首页 > 综合信息 > 科技文化 > 正文  联系方式:13845585569  官方微博

仓央嘉措的那些“情歌”

通讯员:郭义民←点击姓名查看 单位:江西分宜公路分局 日期:2019-05-08

  【郭义民】“在那东山顶上,升起皎洁的月亮。年轻姑娘的面容,浮现在我的心上。”听到《在东山顶上》这首歌,很多人就会想到仓央嘉措与情人忍痛分别而惋惜,欣赏到爱情的缺憾美。一次与儿子交流,他告诉我,很多标示为仓央嘉措的情诗其实不是他写的。

  我大吃一惊,网上百度了一些资料,的确如此。近些年,能够普遍认定的一点是:仓央嘉措是个诗人。可他写了多少诗,什么诗,是一个谜团。网络上那些脍炙人口的诗,都被套在了他头上。
  西藏历史上有四大诗人,分别是米拉日巴、萨迦班智达、宗喀巴和仓央嘉措。米拉日巴写的诗歌叫做“道歌”,萨迦班智达开创了藏族文学的格言体诗歌,宗喀巴的诗都是佛教内容。他们的作品主题和内容都高大上,有讲治国之道和伦理纲常的,有赞赏美德、批评陋习的,都很深沉,这三个人的诗歌虽然角度不同,都是在弘扬佛法。仓央嘉措能和他们并列在一起,很可能写的是另一种弘扬佛法的诗。
  如果仓央嘉措写的是道歌,为什么民间传言他写的是情歌呢?如果仓央嘉措的诗歌不是情歌,那么,其诗作中怎么会出现那么多充满爱情色彩的诗歌呢?
  这恐怕和译者有很大的关系。于道泉、刘希武、曾缄三位先生,是仓央嘉措诗歌汉译本最早的,也是最重要的翻译者。1930年,于道泉出版了第一本翻译仓央嘉措诗歌的《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情歌》,收录了他翻译的62节诗歌,他直接将这些作品定义为“情歌”,刘希武先生在诗歌翻译之余将仓央嘉措定位于“情种”,曾缄先生创作了一首《布达拉宫辞》长诗,在诗中说仓央嘉措在布达拉宫里,在男女之事上乐此不疲。他们都认为仓央嘉措是个风流浪子,于是,仓央嘉措是位风流活佛、浪子活佛的形象,被传播开来。
  我们来看一看仓央嘉措到底写过多少首诗歌。据我国藏族文学研究的开拓者佟锦华先生统计,集录成册的有:解放前即已流传的拉萨藏式长条木刻本57首;于道泉教授1930年的藏、汉、英对照本62节66首;解放后,西藏自治区文化局本66首;青海民族出版社1980年本74首;北京民族出版社1981年本124首;还有一本440多首的藏文手抄本,另有人说有1000多首,但没见过本子。事实上,就连于道泉先生自己明确地说:“下面这六十二节歌,据西藏的朋友说是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所作。是否是这位喇嘛教皇所作,或到底有几节是他所作,我们现在都无从考证。”如果,在最早翻译仓央嘉措诗歌的于道泉译本里,都掺了伪作,可想而知,后世出现的124首里,还会有多少伪托仓央嘉措之名的诗作了。
  学术界认为仓央嘉措一生写了六七十首诗歌。多出来的诗歌是怎么回事?一种是西藏民歌,因为和仓央嘉措诗歌很像,就混进来了;另一种,就是伪作,不知道是谁写的,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,反正署名为仓央嘉措。还有一类诗歌,算不上伪作,因为它们就是从仓央嘉措诗歌中生成的,但是,它们又确实不是仓央嘉措的原作,而是加入了译者或者修改者的创作。
  自1930年于道泉先生开创仓央嘉措诗歌翻译先河以来,无数诗人对仓央嘉措诗歌进行过重译,这些重译作品,基本包含两大类,一类是对照藏文本的翻译,另一类,数量更多,是根据于道泉先生的汉译本进行的润色改写。典型的像“不负如来不负卿”,于道泉先生是这样翻译的:若要随彼女的心意,今生与佛法的缘分断绝了;若要往空寂的山岭间去云游,就把彼女的心愿违背了。曾缄先生翻译时,成了:曾虑多情损梵行,入山又恐别倾城。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后两句虽然将全诗意境提升了很多,后人也多将这一句当作警句传诵,殊不知,这却是曾缄帮仓央嘉措写的。
  显然,润色是应该的,也是可行的,问题是,怎么润色。现在,很多人以为,对仓央嘉措诗歌是不应该润色的,他们认为这样会破坏仓央嘉措诗歌的原汁原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