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综合信息 > 科技文化 > 正文  联系方式:13845585569  官方微博

帝师朱轼的故事(二)

通讯员:郭义民←点击姓名查看 单位:江西分宜公路分局 日期:2018-12-03

  【郭义民】首创“四菜一汤”

  相传朱轼当年在浙江任巡抚期间,上任伊始便提出:“查吏莫先于奖廉惩贪,厚俗莫要于云奢崇检”,将“清吏治,正风俗”作为要务,下令取消巡抚衙门的额外摊派,精简巡抚的出入仪仗队。他办理政事十分勤勉,凡重要的事情,必定亲自过问,亲自办理。他发现浙江的嫁娶风俗特别奢侈、讲排场,尤其是迎亲酒宴更是名目繁多,有的贫寒人家的子女为了完婚,只好卖田卖地操办酒席,结果婚后不久便揭不开锅了。有的人家为了生计,干脆终身不娶不嫁,故而贫困者多无配偶。朱轼细察之后,如实禀告了皇帝,并亲自拟定条规,颁布勤俭办喜事的乡规民约,硬性规定百姓婚嫁喜事和里党宾客宴请,统一只能“五菜”,即“四菜一汤”,任何人不得炫耀乡里罗设珍馔,一经查实,从严处置。百姓闻之,皆大欢喜,很快在浙江、江苏、福建、江西及至京城流行起来。
  浙江训奢
  据《清稗类钞》载:朱轼一次外出,路遇一披金挂银、衣着盛装的妇人,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,但其气质却并不太像举止优雅的豪门贵妇,倒是颇有几分金玉其外的俗气。朱轼便上前询问她的情况,她的丈夫在哪里高就,妇人在巡抚大人的追问下,不好意思地说自己的男人就是个摆摊卖菜的。朱轼听了便将此妇带到巡抚衙门,径直来到他在后院的厨房,只见几个女人在烧火、和面、择菜,烟熏火燎之下难以看清每人面目,但无一例外都是粗布衣裙,与妇人的光鲜亮丽形成强烈的对比和反差,显得极不协调,妇人面露些许尴尬和疑惑之色。朱轼便开口问她,看哪个是夫人,妇人辨认半天也没有看出来。最后,还是朱轼指认给了她,“此炊者,夫人也”。这个与婢女无异的杂役,竟是堂堂的一品大员的夫人,妇人此时真是无地自容了。朱轼热情挽留妇人陪夫人一起吃饭,端上饭桌的甭说山珍海味,就连一般人家的标准都够不上,只是几盘夫人自己种的青菜而已。妇人回到家后,宛如换了个人一样,尽释盛装,日间与丈夫一起出摊,回到家里,便洒扫庭除、烧火做饭,很快不少人都知道了个中的原因,于是浙江的民风为之一变,勤劳俭朴蔚为时尚。
  水柜法筑海堤
  浙江海宁、上虞一带在元、明时期所筑堤塘,堤基都是浮沙,多次崩塌,到清代时,海宁、上虞一带海患严重,海潮给沿海民众造成严重灾害。康熙五十四年,浙江海宁一带的塘堤塌陷,嘉兴、松江等地百姓的生产生活甚至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。巡抚朱轼亲自带领专业人员实地考察、测算、评估,创造出“水柜法”的筑堤固堤方案,即用松、杉等坚韧耐水木材,做成长一丈多、高达四尺的木柜,内塞满碎石,横贴堤基之上,砌筑一条牢固的石塘。再用长五尺、宽二尺、厚一尺的巨大石条,交相叠加其上,共磊砌至二十层,达两丈之高。同时,将所有的石与石交接之处,上下凿成槽笋,以使彼此抓牢,再将每道石缝处用油灰灌浆,最后用铁撵嵌口,使之成为一体,宛如钢铁大堤,坚不可摧。塘身之内以土石层层压实,远远地看去,好像贴塘而卧的一条大鱼,鳞光闪闪,朱轼将其称之为“鱼鳞石塘”,非常牢固。当地百姓非常高兴,纷纷称赞说朱轼所修不塌,使沿海的百姓从此免除了水患,他修的海堤一直使用到1949年以后。
  雍正挨训
  皇子弘历(即后来的乾隆皇帝)初入学时,雍正帝命朱轼为师,在懋勤殿设讲坛,行拜师礼。朱拭对弘历的要求很严,连雍正也觉得过分了,就对朱轼说:“教也为王,不教也为王。”意思是说,对皇子,教育他做王,不教育他也做王,何必这么严格呢?朱拭回答说:“教则为尧舜,不教则为桀纣。”意思是说,教育好他,他将来就会做务舜那样的贤君,不教好他,那将来他会成为夏桀、商纣那样的暴君。雍正觉得朱轼说得很有理,就不再干预他对弘历的严格教育。乾隆做了皇帝后,想到朱拭对自己的教育,心中非常感激。他非常敬重朱轼,曾亲自到寓所来问候朱轼。乾隆元年(1736年)九月十七日,朱轼病逝于京城,次年归葬故里。乾隆皇帝下旨御祭朱轼,为朱轼建造规模宏大壮观的墓园,墓园中除立石兽石马石人石碑,还竖立牌坊,并御赐“帝师元老”匾额。
  智救孙嘉淦
  雍正朝开始后,为能集思广益、兴利除弊,以一派生机勃勃的崭新气象继往开来,特晓谕众臣积极上书言事,为新皇帝治国安邦献计献策,要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讲真话,讲实话,不必瞻前顾后,畏首畏尾。大臣们自然热烈响应,但多是说些不痛不痒的奉承话。唯有孙嘉淦是个直肠子,上疏中,他提出皇帝应该“亲骨肉,停捐纳,罢西兵”,请求皇帝重视骨肉亲情,停止施行捐款买官的措施,裁撤糜烂军饷、削弱国力的西部军团。区区三条,深深刺进雍正的痛处,一把将奏折摔到地上,厉声斥责道:“翰林院岂容此狂生耶?”文武百官面对不测天威,个个只有战战兢兢的份儿,哪还敢有仗义执言的胆量?就在孙嘉淦眼看就要倒大霉的关键时刻,只有朱轼挺身而出,他不疾不徐地说了一句:“嘉淦诚狂,然臣服其胆。”这个忠肝义胆、老成持重的大臣一句话犹如一服清凉剂,立时让暴怒的雍正冷静下来,于是笑着说:“朕亦且服其胆。”孙嘉淦不仅没有获罪,反而还升了官。群臣顿时长出了一口气,朱轼也因为肝胆和风骨令雍正愈加看重,朝野同僚愈加敬重。
  勇救舒赫德
  乾隆初登基,有胡将厌倦连年征战,擎白旗向清军投诚,乾隆皇帝非常高兴,认为这是四海归心的象征。当时守边的将领是定边将军舒赫德,此人体魄魁梧,武功盖世,立下无数战功,名将守卫国门,实乃国家之幸。舒将军出于多年战阵经验的考虑,对有可能其中有诈的危险采取了预防措施,将其家属分开安置,并派兵士严密监护,使其难以共谋不轨之事,这实际上等于扣押了胡将的人质。此法或为多虑,方式是否妥当抑或可商榷,但谨慎些还是可以理解的。可乾隆皇帝闻知大怒,说这样做太过绝情,会使那些心向往之的无数胡人寒心,由怨生恨,边境将战端频起,难有宁日,遂下令让自己的殿前侍卫带上方宝剑取回舒赫德首级。
  朱轼听说这个消息后,十分着急,马上进宫面见皇上,言辞非常恳切,他说,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。舒将军虽一时考虑不周,有伤圣上泽被广大之德,但多年来,忠心耿耿、功勋卓著、勤勉谨慎、鲜有疏虞,请求根据议能之典,将功补过。乾隆皇帝听后,甚觉有理,但是却无奈地说:“命已下逾日,恐难追转。”时间都过了一天了,这时再收回成命已经来不及了。朱轼立刻表示,可以让自己的儿子朱成麟将圣旨追回来,皇帝一听马上恩准。朱轼得令急忙找来在宫内当差的儿子,将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交给了他,并严肃地对儿子说,如果完不成任务,你就不要回来了。朱成麟领命,快马加鞭、风驰电掣,不顾一切地拼命追赶,终于在潼关追上背负皇命、前去杀人的侍卫,成功为国家挽救了一位忠勇的戍边名将。军机大臣傅桓感慨地说:“朱公诚仁者之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