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综合信息 > 科技文化 > 正文  联系方式:13845585569  官方微博

又听《送别》

通讯员:郭义民←点击姓名查看 单位:江西分宜公路分局 日期:2018-11-05

  【郭义民】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,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······”,当耳畔再次响起这首沉郁、优美的歌曲的时候,闪现在眼前的不仅是一幅凄美的送别场景,我想到那年那月的艺术奇才,那个叫李叔同的文人。

  怀着无比的敬意,翻开李叔同的人生,稚拙的心,随著大师的脚步行走,慢慢体悟他繁华里的风流快意,佛门中的自在无为。他的一生充满了诗意、传奇和神秘,集诗、词、书画、篆刻、音乐、戏剧、文学等于一身,用弟子丰子恺的话说:“文艺的园地,差不多被他走遍了”,他是第一个向中国传播西方音乐的先驱,是中国第一个开创裸体写生的教师,是中国话剧的鼻祖。带着几分彷徨,带着几许忐忑,大师带着我走进了民国时代,那是个战火弥漫的时代,大地摇晃,世事萧条,多少人醉生梦死,多少人追求真理。
  李叔同年轻时,一如当时文人风流的行径,过着琴棋书画、风花雪月的人生,他潇洒风流,吟诗填词绘画作书,还能粉墨登场唱京戏。李叔同的父亲与李鸿章是挚友,当这位北洋大臣看到李叔同,被他身上的聪慧灵秀的气质所吸引,很是喜欢,期许很高。大师18岁在南洋公学师从蔡元培先生,为沪上名人所器重,“二十文章惊海内”。1905年农历四月,李叔同的母亲王氏去世,沉痛之余,李叔同东渡日本留学,在日本留学六年后,1910年李叔同学成回国。初执教鞭于天津工业学校,后任《太平洋报》副刊画报主编,鼓吹革命,后到杭州两级师范学校任图画、音乐教师,李叔同对中国文学及各项艺术均有很深造诣,为全校师生所钦佩。与夏丏尊、姜丹书二先生成莫逆之交,画家丰子恺、音乐家刘质平,就是李叔同一手培养起来的。这段时间是李叔同生命最辉煌的时期,也是他艺术创造的巅峰时期,许多艺术珍品,不论是诗歌、音乐、美术、书法、金石,大都创作于这个时期。
  1918年,对于李叔同来说是人生的一大转折。在历尽了世间的繁华和坎坷后,李叔同到杭州虎跑定慧寺皈依佛门,正式名为演音,号弘一,从翩翩浊世佳公子,一变而为戒律精严之头陀。他一出家即告别尘世的一切繁文缛节,并发誓“非佛经不书,非佛事不做,非佛语不说”。受戒后持律极严,完全按照南山律宗的戒规:不作主持,不开大座,谢绝一切名闻利养,以戒为师,粗茶淡饭,过午不食,过起了孤云野鹤般的云水生涯。1942年圆寂于泉州不二祠温陵养老院晚晴室,享年63岁。
  李叔同其生其死都充满诗意和神秘色彩,仿佛一切都是事先已设计好了的,又仿佛是演完了一场人生大戏,在人们还没有品出韵味的时候,便匆匆卸装收场,留下遗憾万千。不是谁都能轻易抛下这绚丽多彩,放下这名满天下的文采风流,大师却蓦然转身,放下所有,将半生的风流繁华连同那个名字,轻轻抖落。
  他一生做人做事认真严肃,光明磊落,潇洒飘逸。一生都在求真、求善、求美,一生都在进行心灵和精神的探险,一直在追求一种人生的理想境界。他一生行藏,无论是在俗时的交友、治学、育人、道德文章,学一样就像一样,做什么就像什么,一经涉足便全身心投入,力求做得最好。每做一种人,李叔同都做得十分像样,风骨、才骨、傲骨一样不少。
  对于李叔同出家的缘由,姜丹书曾问过李叔同何所为,曰:“无所为。”曰:“君固多情者,忍抛骨肉耶?”则答曰:“譬患虎疫死焉,将如何?”姜丹书听了李叔同这般答语,觉得李叔同的出家并非厌世,更非欺世,实在是由于参透了人生,飘然出世,正所谓返璞归真。丰子恺认为弘一法师是一层一层走上人生的三个层次的。弘一法师早年对母尽孝,对妻子尽爱,安住在第一层楼中。中年专心研究学术,发挥多方面的天才,便是迁居二层楼了。强大的人生欲不能使他满足于二层楼,于是爬上三层楼去,做和尚,修净土,研戒律,这是当然的事,毫不足怪的。
  也许大师的骨子里,本来就有许多不入流俗的东西,他的人生之路,正是一条不断探索,不断思索;不断寻觅,不断扬弃;不断认识,不断升华……最后终归大彻大悟的哲人道路。